Thursday, May 18, 2006

夢漂流

然後,我又離開香港,匆匆趕到機場,每次總要路經過一位舊友家裡經營的店子,思憶也在腦中閃過.

拿著機票,護照,奇華的鳳梨酥,零食物語的糖果,帶同星碎的回憶,在一段又一段的通道上飛奔,每一次都趕得及.

機上前後,有時是囂嚷的旅行團,有時是外國人,沒有一次遇到想見的人,如同亦舒小說內的偶遇.每一次我都睡了,服務員會靜悄悄地將飯餐放下.

下機後,坐在計程車內與司機談論當地的時事,或是他問我香港的迪士尼好不好玩.

到了酒店,沒有應酬的話便睡,通常當地人會熱情地帶我夜看繁華都市.

然後,我開始投入當地生活,工作也好,旅遊也好,忘情地忙.

夜了,要睡,有點累.

2 comments:

風信子/Hyacinthus said...

人如遊子也如過客,常問何處是吾家!

風信子/Hyacinthus said...

人如遊子也如過客, 常問何處才是吾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