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26, 2006

夏日炎炎

* 離別是會傳染的嗎, 怎麼三天之內, 又有另一位好友說要走, 那是大學的同學, 工作得悶, 太忙沒意思, 很累, 要離開.

竟也是去同一個國家, 那麼巧, 也好, 到時我可以一併探望.

沒話說.

差不多每一天都想離開香港, 然而, 留下來的卻是我.


*什麼也像不對勁, 有點納悶, 有點煩躁.

盡心盡力教導一位小友, 可是年輕的他, 事事反駁, 基礎概念也攪不清, 便處處擺出挑戰的態度, 勝了我又怎樣.

工作上的成果未如理想, 之前的努力好像是白費了.


*說了出來也許會舒服一點, 也許不.

千里以外的朋友傳來短訊, 說有些感應, 擔心我是否平安.
可能我的煩悶能量傳播力太大了, 遠方的他也感覺到.

吃杯冰凍雪糕可能會降一降火....小友剛來電郵, 說說笑, 多謝我....

說真的, 在香港早已累了, 我不是工作狂, 絕對想去遊玩, 看戲, 到蘭桂芳喝杯冰青檸伏特加, 看看日落, 日出, 數數星星. 唉, 讓我繼續造夢吧, 這是我唯一的歡愉, 在這個令人不快的星期三晚上.

從不借酒消愁, 我的愁都積了幾千年, 一兩杯是解不了.

清晨時分, 看見一個小女孩十三四歲的年紀, 一臉稚氣, 手裡拿著香煙, 香煙有什麼好吸呢, 一早起來, 吸多幾口清新空氣也來不及, 竟然吸煙.


*秋天來的時候, 我和好友都一東一西

剛看到這一篇想寫 , 部份也是我想說的, 素未謀面, 卻能心意互通.

網誌, 是一個令人與人距離拉近的地方.

3 comments:

Ruth Tam said...

Sorry to know that you are sad. Hope you get better soon.

poonwinghang said...

多謝你的欣賞…
網誌,都漸漸變成我們唯人可以與人分享的地方

Pema said...

RUTH, 我想我是煩躁, 很多事不對勁.

HANG, 你寫的東西很好看啊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