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August 3, 2006

夢飛揚

原來我已走過了那麼長的路, 每天的日出日落看似一樣, 已燃燒了的歲月卻不會復還.

忽然記得初中時的日記裡一句, 垂頭獨舞的一串心. 那是說我自己嗎? 還是看到誰的一顆寂寞心.

畢業後, 有位大哥哥去英國唸書, 寫了不少信給我, 忘了有沒有回覆, 卻忘不了他說那邊很冷, 在白雪飄飄的國度, 感到特別寂寞.

沒曾看過雪景, 我想, 漫天飛雪只會令我這個生長於南國的異鄉人, 感到特別興奮.

夜了, 我想我的翅膀會在夢境中展揚, 任意在宇宙時空中穿梭.

2 comments:

JW said...

要是寂寞的, 到處都一樣~~

Pema said...

這個我同意...